(一)
  
  一直在路上行走着......
  一个人,以一个家庭责任者的姿态,带着很多很重的包袱。
  从南到北,我已走了十多年。
  我走的如此缓慢,却有一种飘一般的心情。
  或许,走过的只是心情,仅此而已。
  也曾在一些城市做出停留,最终却招来厌倦。
  身体很疲惫,和灵魂一样渴望停靠……
  
  (二)
  
  Suny说,飘没有任何意义,自己要找对方向。
  而方向是什么?不过是由两个汉字拼凑出来的一个词。
  我曾经一直想,只要我还在遥想着你,就代表我没有失去方向。
  而如今,你已离开,犹如在黑暗中失去星光的指引,我无所适从。
  没有人陪伴,我感到了彻骨的冷和恐惧。
  我终于明白,自己一个人,毕竟难以穿越黑夜。
  
  (三)
  
  打开博客,留言很多,突然记起好久不曾上网了,也许我是可以离开网络的。
  许多时候,网络于我而言,是包扎在伤口外面的纱布,
  任何想要拆除的企图,都会引来剥离的痛楚。
  而伤口始终会愈合的。
  这时候的拆除,只是让我伤口上新生的肌肤,在清凉的空气中用力呼吸。
  
  (四)
  
  我对很多人说过,我可以去爱你,可是最后还是不告而终,为什么?
  原来我只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。
  穿着邋遢的衣裳走在刺眼的阳光下,延续着乞讨不到的悲哀,笑得一脸落寞。
  我不过是需要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温暖,来抵御城市的寒冷,却足足乞讨了13年……
  
  (五)
  
  我开始惧怕这种感觉,一种离死亡很近的冲动。
  张开双臂,闭上双眼,黑暗瞬间降临。
  死亡是一个注定会到来的节日,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提前庆祝。
  死亡意味着结束,这并不是一场意料中的解脱,而是刻意的毁灭。
  看吧,死亡已经安置好床,住下寒冷的等待、苍白的疾病和遥远的空虚未来。
  那里好美,像一个仙境,
  周围驻满了罂粟,
  大片大片的……
  它们在向我招手,向我奏乐,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的美丽乐章。
  
  (六)
  
  任性的让朋友为难,只不过想得到片刻的小小安慰。
  我对Suny说,“宠宠我吧,哪怕只有一次!”
  我对Suny说,“说你爱我吧,哪怕是假的!”
  ……
  Suny终于说了,虽然只有三个字,我知道对他来说,已是极限。再逼下去,许会连朋友都没得做了,只好作罢。
  Suny的话,是黑暗中爆起的一粒小小火花,闪过之后,我重新陷入无望的黑暗中。
  自己安慰自己说,爱意味着拯救,找一个人好好爱你吧!
  可是,我只是一个无人肯要的孩子,更没有人肯给我救赎。
  我站在寒冷的黑暗中缓缓下沉。
  
  (七)
  
  想要很多很多的爱,哪怕是短暂的。
  我从来不去奢望什么天长地久,曾经拥有对我来说已是最大安慰了。然,我却连最后的安慰都无法得到。
  想着如果生命终结在此刻,我会遗憾自己在没有等到真爱的时候死去;
  想要生命终结在此刻,因为我的嘴角正因为笑容而上扬。
  在这场漫长的等待中,我是一颗抖落枝叶和花朵的老树,将与枯萎并入解脱。
  因为悲伤,所以我要快乐的笑。